| 无障碍访问 | English

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新闻中心 >>新闻动态 >> 正文

新闻动态

榜样 | 笃志

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19-08-21
字号:
+-14












看东西变得模糊,有时还会变形,最后视力急剧下降,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——他们是黄斑病变患者,在很多医生眼中,这个病“不好治”,一些疑难黄斑眼底病患者四处寻医,却被多次告知治疗希望不大或无法医治,频频陷入崩溃。

他是黄斑病变领域的翘楚,闻名业内的手术高手,是很多患者的知心朋友。面对多变的病情,他总能从容不迫,冷静化解;他常常提到人文关怀,亦多次在手术台上“破例”,给予患者温暖的守候。“思索的头脑,人文的心灵,工匠的巧手”——本期榜样人物,我们推出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副主任刘武教授。


光影之间

        微米之下见天地










01


作家阿图·葛文德在《医生的修炼》中对于外科医生有一种描述:“明明知道手术中可能会出错,下手时却从来不会有丝毫犹豫和怀疑。”或许,这正是外科医生的魅力所在,从容淡定,化险为夷。

“0.3毫米不到的视网膜,薄如蝉翼,密布神经,操作器械在错综复杂的眼底手术,稍有不慎就可能破坏视网膜,后果不堪设想。所以,手术全程必须小心翼翼,全神贯注。”坐在面前的刘武,对自己熟悉的眼底病专业颇为熟稔,近30年,他把青春都奉献给了眼科事业,医院,成为最熟悉的地方。

“今天低头看了吗?有没有看得更清楚?还是变模糊了?”“上次复查什么时间?恢复的还不错”。在北京同仁医院,一天的忙碌是从诊室外的喧嚣开始,知名专家刘武的门诊几乎被“包围”,偌大的接诊室,几个医生和护士一刻也不得闲,次第有序安排患者问诊。

“你也找刘主任?”“是外地的吧,刘主任看过没?”“我们来复查,再看看另一只眼睛。”门诊外,是焦急等待的患者,他们希望在这里找到最后的答案,互相低声交流病情,有时家属不留意嚷嚷起来,门口的医生助理会轻声提醒,维持现场秩序。

来看病的患者,很大一部分有一个典型症状:看东西模糊,有时看东西还会变形,人脸、斑马线,也会变成很奇怪的形状,最后视力急剧下降,已经影响到日常生活——他们是黄斑病变患者,一类严重的眼底疾病,可引起中心视力的急剧下降,对患者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,治疗难度大,一些复杂黄斑眼底病患者经四处寻医求诊,却被多次告知治疗希望不大或无法医治,希望在同仁试一试。

轻拨慢挑,黄斑病变的手术更像是挑战,黄斑结构精细,面积非常小,视觉感光细胞非常多,手术要尽量避免对这些细胞的损害。黄斑前膜手术,一般先用玻璃体切除仪切除玻璃体,然后把微型镊子放入眼内,小心翼翼地剥除前膜。

由于患者的黄斑前膜厚度及质地不一,在剥除前膜时,医生可能会遇上不同的情况,有些黄斑前膜轻轻盖在黄斑点前,医生可以顺利剥下;有些黄斑前膜易碎,要小心翼翼地轻剥慢动,这考验一个医生的技术与耐性;也有些患者的黄斑前膜紧紧粘连着黄斑点,医生需要极其小心而又巧妙地将其剥下,避免伤及黄斑点。

微米之下见天地,严格来讲,尽管已经有了显微设备的辅助,但黄斑手术依然是个“手艺活儿”,是个“精致活儿”,不同患者的眼底情况不一,遇到意外,唯有丰富的经验和技术才可以从容应对。

眼科有病找同仁,而刘武的门诊,又成为了疑难重症的核心区。20年来,他将主要精力放在多种黄斑疾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,也成为了太多患者心中的希望。作为北京同仁医院疑难黄斑疾病知名专家团队带头人,刘武的精湛技术有口皆碑。行走在光明边缘的患者,急切地在这里等待一个最后的答案。

认知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说,想要成为一等一的高手,最重要的内在因素就是心甘情愿地接受千锤百炼。在医院同专业专家中,刘武的手术量名列前茅,稳准快,效果好——和他本人一样,习惯讲效率。同事们都知道,在他的一个小小相机里面,记录上千临床病例。

在查诊期间,每当遇到一些需要长期追踪治疗效果的病例,刘武会用卡片机拍下患者的基本情况、检查结果等资料。“这样做能让我更方便地找到病例的原始资料,既是临床工作的积累,也是开展临床科研的基础。”这项工作,他已经做了10多年。

他也有手术记录的习惯,随时携带一个笔记本,每做一台手术就记录下来——十几年来,竟已积攒了二三十本,这些素材成为学生们重要的参考资料,也成为他的贴身伴侣。哪些手术似曾相识?哪些手术还有探讨的空间?随时翻出来,对比借鉴。“熟能生巧,但思考更能获益,需不需要手术?手术方案是否可以更好?这些问题值得永远探索。”

2000年初,为了更好地学习先进技术,开阔眼界,刘武通过私人关系自费联系到美国7家顶尖眼科机构,集中利用一个月的时间,辗转美国东西海岸求学,在各眼科中心,他一待就是一天,中午顾不上吃饭,那些超前的设备和技术让他觉得没白来,看医生们精致利落地操作一台手术,很过瘾,用他的话说“没觉得苦,值了”。

“把手术练得稳准快,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效果好。”纵横眼科江湖,化腐朽于神奇,熟悉刘武的人都知道他是“多面手”,当初赴海外求学的中国医生开始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,刘武常常应邀出席国际会议并做分享。实际上,早在十多年以前,他已经受邀介绍“玻璃体切割联合视网膜内界膜剥除治疗黄斑裂孔”的报告,当时台下坐着的,是一百多个国际顶级眼科专家。

最让他兴奋的,还是患者有一个好的治疗结果,经过手术视力恢复后,患者往往开始激动,驱散掉黑暗,心里也亮堂了,仿佛又迎来了一次彻底的新生。一个患者写来的感谢信诚挚而温暖:2014年视网膜浅脱离,看过几家医院,都没有治好。刘武医生医术高明,马上安排了手术,彻底治愈。“我祝刘医生一生平安。”

思考、勤奋都让刘武获益,光影之间,一个医生的30年悄悄流淌过去,而这些朴素的语言让刘武觉得做医生“值”,守住光明,对于刘武而言,对于每一个眼科医生而言,都应该是最好的礼物。


人文光芒 

       手术台上的故事








02


“大夫,你只是在观察,而我在体验。”《病患的意义》一书的作者图姆斯在书中曾有这样一句话,至今依然给医疗界启迪。医院在追求高精尖医疗技术的同时,容易缺失一样重要的东西:人文关怀。

“我的患者平均年龄是六十多岁,是高龄群体,身体差,渴望心理关怀。”在医院,很多风险和矛盾随时会出现,而医患之间既配合又体谅,才能达到最好的结果。从医多年,刘武越来越体会到人文关怀的必要:技术保障之外,他和团队希望用人文关怀给患者更多信心。

第一次见面,他习惯先让患者倾诉,而不是急于检查,先说出问题,再关注问题,这让患者有放松的感觉,便于了解更多有价值的信息。无论初诊、术后,复诊时,他都会有一句同样的话问及患者:你感觉怎么样?让患者充分的表达,让焦点回归疾病本身,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几十年。

手术中的患者容易紧张,让他们学会放松也成为医生的“功课”。有一次,来看病的是一个大学生,小伙子没做过手术,一上手术台刘武就发现,患者太紧张,不能顺利配合,刘武就主动和他聊天,小伙子喜欢音乐,给他放音乐,因为手术过程中包裹着头部听不清,患者还是紧张。没办法,刘武就问患者平常喜欢什么?他说喜欢唱歌。“好,我说那你就唱吧,这会儿不影响其他人,我特许你唱歌。”

小伙子也诧异了:手术时还能唱歌?既然医生都允许了,那就试试吧。没想到还真有效果,哼了两三首当年流行的港台歌曲,患者慢慢放松了下来。

见过形形色色的患者,来找刘武的棘手案例数不胜数,他会格外照顾外地患者。

有一次在诊室,一位家长刚进门就“噗通”跪下了,把刘武吓一跳。原来,患者的父亲着急加号看病,一位来自河南的小伙双眼高度近视,诱发严重黄斑病变,黄斑随时有破裂危险,视力已经明显下降,辗转各地无果最后找到了刘武

“手术风险确实高,双眼高度近视,眼底情况复杂,病变程度高,血管脆弱,手术过程中要警惕视网膜被破坏,如果脱落就更麻烦,反而得不偿失。”刘武说,自己当时还是决定要做,患者平时做一些简单的摩托车修理,靠手艺活儿维护日常生计,视力受损,基本的养家糊口也会成问题。检查完眼睛情况,还是觉得有必要手术。

马上安排住院,一番紧张的手术后,视力恢复不错,孩子和家长都很高兴。“如果他这个病不治疗,最后只能保持一个很低的视力,那他怎么生活?我一直重申这个观点,病人和医生之间的配合很重要,医生要敢于承担某些所谓的风险,打破常规,但你要清楚知道是为了患者的长远好。”

医疗当有温度——刘武常常提到人文关怀,当医疗水平达到一个层次之后,人文关怀需要加码,才能更好地让患者受益。尤其是在黄斑病变领域,虽然不像治疗肿瘤那么复杂,但它涉及到患者的感受色彩更重,说到底,患者还是弱势群体,在医疗的人文关怀上多下功夫,是完全有必要的。


笃志者行

       心有彼岸终不悔








03


“我校的留学生多数来自亚洲,但是也有少数来自美洲等地。他们大多具有思维活跃、善于思考的特点,学习方法和习惯也不尽相同,他们常常勇于质疑和提问,有时甚至直接打断教师的讲解,可以说,容易形成良好的课堂互动性。”

他一直在思考,包括手术之外,多年前,刘武在一篇《留学生眼科学教学思考与实践》中详细评价了留学生教学的问题。时至今日,专注、专一让他尽快找到了职业定位,收获了自我价值。

笃志而行——到现在,刘武始终认为是专一的力量让他走到了今天,一件事情看准了、决定了不会再改变,持续把它做好,选择从医也好,攻坚黄斑病变也好,决定了就不犹豫,心无旁骛。

从青年学者到知名专家,刘武的成长经历很简单,和家庭环境密不可分,在部队大院长大,父母都是军医,潜移默化地与医生职业有亲近感,父母很早就希望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。

正式参加工作后,他喜欢琢磨一些新东西,常常有新的想法跳出来,下功夫研究,竟然最后取得了专利,百年同仁名医济济,他应该是同仁眼科中最早获得个人专利的一批医生。

“我是一个球迷。”医生职业难免枯燥,谈及爱好,刘武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球迷,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关注,国外球队不看,但对中国足球格外“上心”,业余时间,重要的比赛场场不落,乐此不疲。

一个医生的空暇时间不多,偶尔闲下来,除了阅读英文文献,他会翻翻书、看看影视剧、走路健身,再无其他。作为一个外科医生,更多时候,他的时间还是被出诊、手术、学术会议占据,而事业和兴趣相结合,也缔造了最大的幸福感。


常思常新,谈及未来,刘武希望能真正把临床实践和临床科研结合好,提炼出一套切实有效的理论和技术,让更多的患者、医生受益,同仁眼科中心作为国家重点学科,不但要输出技术,为患者治好病,也要提供经验,提炼推广临床诊疗指南与规范,引领国内外医疗技术发展。“这个行业,总是在发展,也总让我们有期待。”

他的微信头像是一片大海,我猜,他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大海的医生,他说:“医生面对的永远是下一个鲜活的、对生活质量要求更高的患者。医疗技术越来越炉火纯青,人文关怀更需要跟上,这条道路还需要更多人的付出和努力。”

是的,医海无边,笃志者行,这终究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远行,从黎明出发,逆流而上,等待着,下一个明天。从医路上,每一个攀登者,都不该被辜负。




刘武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,眼科副主任,主任医师,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任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常委兼总干事,中国微循环学会眼微循环专业委员会常委,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眼科分会常委,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常委,中华预防医学会公共卫生眼科学分会委员,美国视网膜专家学会(ASRS)会员,《眼科》杂志副主编。

研究方向:玻璃体视网膜疾病。曾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3项、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课题1项。

出诊时间:周二上午崇文门院区西区眼科会诊中心,周四上午崇文门院区东区眼科特需门诊



文字 | 资深媒体人 房磊

摄影 | 宣传中心 龙赫

编辑 | 宣传中心 黄汇慧